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所在的位置:主頁>> 圖片>> 新聞紀實>> 圖集

吳建斌:大上海·老弄堂

來源:中國攝影家協會網   作者:吳建斌       責編:張雙雙   2019-07-31

不遠處。2018年7月,拍于楊浦區眉州路

趁母親不在家的時候。2017年9月,拍于楊浦區齊齊哈爾路。

城市探險。2019年1月,拍于楊浦區北外灘江邊。

點贊。2019年4月,拍于楊浦區杭州路。

廢墟的未來。2017年6月,拍于楊浦區長陽路太和里。

分享開心事。2019年4月,拍于楊浦區杭州路。

孤寂。2017年9月,拍于楊浦區通北路新康里。

歸隊。拍于2017年6月。

街頭涼快。拍于2017年8月。

九十三歲老人。2018年9月,拍于楊浦區貴陽路。

空中奇觀。2019年3月,拍于楊浦區杭州路。

老人活動中心。2017年9月,拍于楊浦區平涼路。

理發師傅。2018年7月,拍于楊浦區眉州路東海村。

遛鳥歸來。2018年9月,拍于楊浦區眉州路西方子橋。

買了一批辣椒。2018年9月,拍于楊浦區貴陽路。

美女陪伴。2018年7月,拍于楊浦區眉州路。

母女踢毽子。2017年11月,拍于楊浦區福寧路99號。

拿到政府補償費。2018年11月,拍于楊浦區西方子橋。

起身助力繩。拍地:楊浦區杭州路,2017年11月

生活的樣子。2017年9月,拍于楊浦區平涼路。

名:送貨上門。2019年4月,拍于楊浦區杭州路。

名:送外賣的找不見門號。拍于2017年7月。

名:微信支付。2019年3月,拍于楊浦區貴陽路。

名:休息。2017年8月,拍于楊浦區眉州路。

休息。2019年4月,拍于楊浦區杭州路。

一人世界。2019年3月,拍于楊浦區杭州路。

住在一起半輩子的兄弟四人。2019年4月,拍于楊浦區杭州路。

最后幾家人。2018年7月,拍于楊浦區蔣家濱小街。

拔火罐土法。2018年6月,拍于楊浦區周家牌路。

養鴿子的人。2019年4月,拍于楊浦區齊齊哈爾路。

查看大圖

不遠處。2018年7月,拍于楊浦區眉州路

趁母親不在家的時候。2017年9月,拍于楊浦區齊齊哈爾路。

城市探險。2019年1月,拍于楊浦區北外灘江邊。

點贊。2019年4月,拍于楊浦區杭州路。

廢墟的未來。2017年6月,拍于楊浦區長陽路太和里。

分享開心事。2019年4月,拍于楊浦區杭州路。

孤寂。2017年9月,拍于楊浦區通北路新康里。

歸隊。拍于2017年6月。

街頭涼快。拍于2017年8月。

九十三歲老人。2018年9月,拍于楊浦區貴陽路。

空中奇觀。2019年3月,拍于楊浦區杭州路。

老人活動中心。2017年9月,拍于楊浦區平涼路。

理發師傅。2018年7月,拍于楊浦區眉州路東海村。

遛鳥歸來。2018年9月,拍于楊浦區眉州路西方子橋。

買了一批辣椒。2018年9月,拍于楊浦區貴陽路。

美女陪伴。2018年7月,拍于楊浦區眉州路。

母女踢毽子。2017年11月,拍于楊浦區福寧路99號。

拿到政府補償費。2018年11月,拍于楊浦區西方子橋。

起身助力繩。拍地:楊浦區杭州路,2017年11月

生活的樣子。2017年9月,拍于楊浦區平涼路。

名:送貨上門。2019年4月,拍于楊浦區杭州路。

名:送外賣的找不見門號。拍于2017年7月。

名:微信支付。2019年3月,拍于楊浦區貴陽路。

名:休息。2017年8月,拍于楊浦區眉州路。

休息。2019年4月,拍于楊浦區杭州路。

一人世界。2019年3月,拍于楊浦區杭州路。

住在一起半輩子的兄弟四人。2019年4月,拍于楊浦區杭州路。

最后幾家人。2018年7月,拍于楊浦區蔣家濱小街。

拔火罐土法。2018年6月,拍于楊浦區周家牌路。

養鴿子的人。2019年4月,拍于楊浦區齊齊哈爾路。

上海弄堂有近200年歷史,隨著時代變遷,老弄堂早已經成為這座城市的一筆寶貴財富和歷史符號。近二十年來,老弄堂迎來了又一次拆遷及舊改高峰,相對而言,楊浦區的老弄堂拆遷就稍稍的落伍了一步。

當下,這里正以高昂姿態、如火如荼地推進拆遷工作。事實上,有些片區已經掛滿了安民條幅,有些已經拆遷過了一半,有些已經移為了廢墟,有些已經圈起來開始建造高樓了。

走在這里的老弄堂里會發現有人高興,有人吶喊;有人期待,有人恐慌;有人戀戀不舍,有人恨不得馬上搬離;有人維權,有人棄權;有人心態平靜如水,有人糾結得要死要活。我就是在這種狀態下記錄的,有承前啟后的時代意義。

我以為記錄老弄堂起碼有兩點值得我們永遠記憶:一是承載著上百年歷史的弄堂里的物體,如馬桶、三層閣、室外廚房、公用廁所、室外爐火、晾曬旗桿、就近街市、小商小販、工廠遺址、戲臺、露天電網、狹窄通道等,將消失;二是發生在弄堂里的故事,譬如鄰里親情、過節活動、結婚、喪事、鄰里關系及曾經的喜、怒、哀、樂等等,也將消失。

這次展覽只是我眾多作品中的一少部分,算是老弄堂當下的寫真集。這些所見所聞看似平常、瑣碎、不起眼,但百年之后必定彌足珍貴。

攝影并文:吳建斌

 


相關圖集

河北20选5开奖走势图